未梦

澄唯,不喜勿扰,别在我面前骂江澄,江澄是底线

未归客,一身霜(一)

本文有ooc!慎入!!!大概是篇瑶洋+晓薛??忘羡粉勿进,本文的唯一副cp是羡澄!

有肉吃!一定有!就看剧情快不快……快的话可能两三篇就有一车了!(我一定会写好的,可能我的人生第一车就给了洋洋了)

第一辆车可能是瑶薛!!慎入!!!

世上总是有那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只是每一件我们都无法预料,也无法改变

“为什么最近死的人那么多?”晓星尘一边皱着眉,一边随薛洋拉着他乱逛

“道长!你陪我去买糖吧!我好久都没吃了!”

回过神来,眼前笑容灿烂的少年便拉着他的手撒娇,拗不过他,便点了点头

“嗯”

“道长,快来,这个摊子的糖超好吃的”

还没等晓星尘说什么,薛洋已经跟那个摊主砍价去了

而晓星尘却在那一刻愣住了

眼前青涩的少年沐浴在阳光之下,虽然晓星尘看不见,但修仙之人五感灵敏,胜于常人,在阳光下,他能想象这位年轻小友甜甜的笑,撒娇时的样子,以及阳光穿过他的手指和发丝时的唯美,耳畔,时不时还能想起他在为自己砍价时的声音,一字一句,都是那么让人容易沉溺

只是,自已看不到,光想象,又有什么用呢?

罢了,罢了

他能呆在自己身边,就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笑了笑,而薛洋已经捧了一手的糖,朝他招呼道

“道长!买好了,走吧!”

“嗯,来了”

此时,嘴角已经染上了一丝笑意,就连他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时开始和这位少年在一起就会常常露出笑意

他知道,自己动情了

刚开始认识到的时候,他不知所措,从小他便修身养性,寡情淡欲,却第一次知道了心动的感觉

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薛洋一直拉着晓星尘往前面走,一边走还一边想

“天,钱又快花完了,还得去找小矮子借去”

心中打好算盘的薛洋一回头便看到晓星尘准备来拿她的糖,心中警铃大响

“道长!你要干嘛!这是我的糖!”

“乖,糖吃多了不好”

“不要ヽ(≧Д≦)ノ”

边打边闹,走到了院子门口,不出意外的,薛洋手里所有的糖都到了晓星尘手里

“道长……”

“别闹,吃多了糖,对牙齿不好”

“嗯……≧﹏≦”

思来想去,晓星尘觉得光叫薛洋小友还是不太礼貌,便开口问薛洋的名字,哪知薛洋这样回答他

“哎呀,名字有什么重要的?不就是一个称号吗?你随便喊一句小友,我就知道是你喊我啦,不碍事的”

“可是……”

“哎呀,没什么的啦,道长,你快去做饭吧,我和阿菁都饿了”

“好吧……”

虽觉得不妥,但还是乖乖依着薛洋去做饭了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薛洋眯了眯眼,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也想到了曾经有一个人,对他这么好,只是……

“啊……突然有点想小矮子了……”

对于这个唯一的朋友,薛洋可以说的上是很珍惜的,即使以前有纠纷,但终归下来,他也曾帮过自己,不是吗?

毕竟,他们可是曾经有一段热恋期的

―――――――――――――――――――――――

欠债良多的我又开新坑了,有一点ooc,勿喷

不喜别看,没人逼着你看

话说回来,这种搞事情的感觉是什么鬼?😂️😂️

―――――――――――――――――――――――

其实在我看来,薛洋晓星尘都曾是彼此两人的光

只是后来,不尽如人意,曲终人尽散

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之后那件事,晓星尘,是否想过和薛洋一直在一起?

我不信这三年间他就对薛洋没有一点感情

所谓的自刎,可能并不是因为薛洋玩弄于他,而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那个曾经这样爱粘着自己的虎牙少年是自己的仇人

换成谁都接受不了,不是吗?

金光瑶和晓星尘都是薛洋的光,只是当时年少轻狂,错过了金星雪浪又不得明月清风

固执的相信一个人到底,但最后受伤的也是自己

偏执的用自己的方式去留住一个人,最后等待的人也是自己

在我的角度而言,他不惨

为什么?他这一生活的逍遥自在,曾经有过并肩的恶友,也有过心头的挚爱,只是每一分热爱,都是这样来的如此不易,他没必要走仙门百家这趟浑水,也没必要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改变自己,即使小时候遭到断指之痛,也并没有颓废,而是凭着自己的努力撑起来,成为了地方一霸,当年若不是那道明月清风,或许,他还是他,那个夔州一霸,那个金家客卿,而不是所谓的为了一个人,成为明月清风

世事难料,但他却从不认命,一个人固执的往前行,从不回头,也从不申诉,该认的,他认了,不该认的,他也认了,一直在寻找光,但却因为别的原因,错失了温柔的光,也错失了心中的太阳

所以,他不惨,一身戾气,笑容张扬,他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往爬,就算命运从未善待过他,他也无所畏惧,所以,他也曾得到光,可笑的是,在沉溺最深的时候,他又再次失去,他已经接受不了失去

所以,他又因为这样一个人,来改变自己

这也是他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改变,可笑的是,是一个知道自己身份后无法接受而自刎的人

是啊,或许就是命吧,但他从未认命过,即使逆天而行,也在所不惜

这就是我心中的洋

个人看法,不喜勿喷

求求各位大佬

请问一下各位大佬,你们知道有哪些魔道的黑粉群吗?拉我一个呗,我最近想找些同党来聊聊,真的,快要被魔道祖师给气死了😡️😡️

一念执,半生凉

一发……完结?(指不定有续集😂️😂️)

这篇文章托了好久,终于写出来了

其实早在我脑海中已经出来了,只是我一直懒得写😂️😂️

这个脑洞对于我来说有点恐怖,但还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写了出来

这个脑洞来自于 @式微以北

屋外,大雨瓢泼

魏无羡至今也忘不了那一天,那颠覆他们世界的一天

饮一壶浊酒,便剩人间无数,只是在百年前,他早已尝不出世间百味,魏无羡自诩喜甜爱辣,到头来也不过如此,看着旁边熟睡的金凌,思绪又回到了那不愿回想的那一天

魏婴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一点一滴,那些画面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早在那时,他还不是鼎鼎有名的夷陵老祖魏无羡,他只是普通的云梦少年魏婴,和他的兄弟江澄一起,是云梦世间的佳话,是父母的骄傲,是引以为豪的云梦双杰

在那时,他心比天高,总怀着一腔热情,去拯救世间一切可怜之人,却忘了他们是否会念着自己的好,也没有想到,这终究会害死自己最爱的人

想到这里,魏无羡还会感叹着人心的险恶和人丑陋的面容,也不容得怨恨自己当时的愚蠢

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他和江澄是如何逃出云梦的,又是怎么样看到所谓的仙门正道的嘴脸

一种不知名的尸毒爆发而来,便大规模侵犯,直接的扰乱了四大家族的秩序与安稳,四大家族的人乱成了一锅粥,本应好好呆在家里的姐弟仨,却被虞夫人强行的赶出了云梦,走时,还紧紧的嘱咐着三人,千万不要回来

魏婴百思不得其解,却只好照办,因为他知道虞夫人虽然对他不太好,总是恶语相向,但总归不会害他们,听她的应该没错,于是便带着江澄连夜赶往一个暂时安全的小城镇

在出门之时,虞夫人给他们塞了很多银两,所以两个人在这住上长久的一阵子是没有问题的,却不解,为何要这样急急忙忙将他们赶出来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两个少年按捺不住去了夷陵,却见到了渗人的一幕,周围都是人类的尸体,腐烂的恶臭,枯黑的树枝,死的人千奇百怪,好像生前见到了什么很吓人的东西,个个面容吓人

魏婴吓了一跳,正准备拉着江澄走的时候,却感觉被人拉住了肩膀,回头一看,一个刚尸化的丧尸便咬上了他的肩膀

魏婴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江澄已经拿出三毒一剑杀死了那个丧尸,赶忙跑回去查看魏婴的情况,魏婴的血不断向外流着,江澄一急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往魏婴嘴里一送

魏婴本就抱着江澄会抛下自己一个人走的想法,却没想到江澄直接把手指喂到了他嘴里

“师妹,你这么舍不得你师兄我啊,还给我喂血啊?你是要养我吗?”

“你闭嘴,魏无羡,我一定能救你的,你稳着点,你千万别死啊……”

魏婴一愣,江澄……这是要哭了吗?

抬头一看,果然,江澄的眼圈已经红了

魏婴一笑,却感觉浑身舒适不少,扭头一看,肩膀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血色

“江……江澄,这……”

江澄抹了一下眼角,“对,我是抗体”

“这……这”

“嘘,别说话”

下一刻,魏婴感到了唇上的软软的触觉,那是江澄的唇瓣

江澄一直在颤抖,他承认他怕了,看到魏婴被丧尸咬了那会,他真的怕了,他真的怕他失去他,那一刻他明白了,他对魏无羡的感情

那是喜欢

那是从小到大同床共枕的喜欢

那是年少轻狂时一起行正道的喜欢

那是一种青梅竹马的喜欢

那是一种一起逃亡,相依为命的喜欢

不知道两人相拥吻了多久,直到牵出一根细长的银丝,吻到江澄滩倒在魏婴的怀里,两个人终于确定了对方对自己的感情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预料到

因为两人发生了争执,便看到一个丧尸婴儿死在他们的面前

接下来,在魏婴的怂恿和要求下,江澄陆陆续续救了很多人,直到整个村子的人都被救完了

但他们却忘了,人心是多么的丑陋

他们没有听到相应的感谢,反而是听到将他们抓起来的信息

魏婴带着江澄连夜逃跑,一直跑到夷陵的边界,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绝望

仙门百家,不过如此,为了防止尸毒继续扩散,并将所有带有尸毒但未丧化的人和丧尸全流放到夷陵,居然还派道士守着,费尽了唇舌,也没让他们相信自已没有被感染

也是,谁会信呢?

这里面的人,谁不是被感染的?谁不是丢进来的?

两人已经绝望了,每天东躲西藏,相依为命,却还是被那些人找到了

自从江澄救了他们,他们便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那就是拿着江澄去放血,去卖钱,去做大交易

反正那些道士什么的,放点血又不会死,不是吗?

魏无羡永远不会忘记,那时江澄看他的眼神

有爱,有不舍,有害怕,但更多的是绝望

江澄当时到底遭受了什么,魏无羡不去想,也不敢想他无法想象,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受到了怎样的虐待,他只知道,看到那一管又一管属于江澄的血卖了出去,又看着一碗又一碗补药的,送到囚禁江澄的房里,他却恨自己无能为力,没有办法救出江澄

魏无羡疯了,夷陵的人都在传他疯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只有足够强大,才能救出阿澄

阿澄,等我

魏无羡终于来了,他终于推开那扇囚禁的江澄半生的门,却红了眼

江澄已经快睁不开眼了,恍恍惚惚看到了一丝光照了进来,心里一阵绝望

他还有多久,他还能撑到那天吗?撑到魏无羡来救他的那天?

我好想你,魏无羡,你会来救我吗?

你会来的,对吧?

他知道他一定会来的,他不会任由自己一个人,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安然度过一生

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害怕死亡,他害怕他再也不能见到他了,他还想回家,他还想和他共度一生

恍惚之间,他好像看到了魏无羡

江澄努力绽放出一丝最灿烂的笑容,向他伸出手

“你来了啊”

还没等魏无羡来的及说一句话,江澄说

“带我回家吧,魏婴”

说完这句话,江澄便放下了手,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

他等到了,他等到这一天了

他终于等到了

他等到了他的光,等到了他的救赎

等到了他的……英雄

在江澄心中,魏无羡一直是他的英雄

和他一起长大的英雄

陪他度过整个青春的英雄

和自己一起流浪的英雄

一定会来拯救他的……英雄

魏无羡紧紧地抱着怀中发冷的尸体,半晌,在江澄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对不起,我来晚了”

又是一笑,将江澄抱起

“走,我们回家”

路上

“江澄,你怎么不说话呀?”

“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太累了,对吧?”

“你和我说一句话呀,江澄……你知道你师兄好无聊的吗?”

刚想继续说点什么,便闻到前面一阵血腥味,过去一看,却只看见了金子轩的尸体,以及将被别人带走的金凌

“放下他!”魏无羡大吼一声,便将笛子横放在自己嘴边,吹起了阵阵旋律

魏无羡已经杀红了眼,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他只知道自己想发泄心中的愤怒,想杀死这些人

虞夫人在门前盼了好久,终于见得那个黑红色的身影,刚想上去迎接,却只看到怀里紫色的冰冷尸体和啼哭的婴儿,两眼一花,差点没站稳

可魏无羡压根儿就没看到虞夫人一样,直走向了他们两个住了多年的卧室,带着江澄,几天都没有出门

而在见到江澄尸体的当天,虞夫人就自杀了,纵然是一身傲骨,也不能接受孩子在面前离去的事实,就这样,一代女杰,就此陨落

魏无羡手持横笛,大开杀戒,直扫四大家族,把四大家族逼到无路可对,便要求他们将当年残害江澄的人给他,他偏既往不咎,还可帮仙门百家解决尸毒

仙门百家皆大欢喜,既能保护自己,又能解决这个祸害,很划算,不是吗?只是……当年那些人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七年后

魏无羡在所有人都解完尸毒以后,便一把火烧了夷陵,也烧毁了那个曾经毁了他们一生的噩梦,也算是给了他最爱的少年一个交代

他早已别无所求,只愿早日碰到江澄的转世和照顾好金凌

他明白,其实是在这场闹剧中,他才是罪魁祸首,若不是他当时要江澄解毒,或许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事已至此,他知道,当年他也一直在等他,他终究还是亏欠于他,所以他想全力弥补

只是,还有那个机会吗?

――――――――――――――――――――

其实我觉得还可以有一个续集,我还有一个脑洞,只是看我勤不勤快了😂️😂️😂️😂️

@式微以北 写的不好,不要介意